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典型出境
老牛自知夕阳晚,不用扬鞭自奋蹄
——记邵东县人民法院审判员禹盛卿先进事迹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2-11-28 11:21:39 打印 字号: | |
  他怀着对党的审判事业的无比忠诚,以实际行动践行着司法为民思想;他拖着病痛之躯23载如一日,扎根法庭,辗转乡间,办理案件1500余件;他精调明判,经手案件从无当事人上访闹事、缠诉缠执的情形;他2008年以来,共结案242件,其中调解216件,调解率达89.2%,案件优秀率达100%。他就是“全国优秀法官”、“全国指导人民调解工作先进个人”、邵东县人民法院四级高级法官禹盛卿。

  禹盛卿同志于1977年参加工作,当过教师、任过乡干部,1988年调至邵东县人民法院后就一直在偏远的法庭工作,为克服法庭条件艰苦、交通不便的困难,为方便群众诉讼,践行司法为民的宗旨,他毅然把家属接到法庭,把家安到了法庭。23载风风雨雨,老禹始终秉持公仆之心,走村串户调处纠纷、巡回办案化解矛盾、送法下乡构筑和谐。对于较为复杂的婚姻、家庭、损害赔偿、相邻关系案件,老禹总要习惯性地深入现场,同当事人拉拉家常,了解事情起因,把握当事人真实想法;也总是习惯性地起早摸黑、爬山涉水,现场开庭、当面调解。法庭人少案多,有时候,夜晚家人都睡熟了,可老禹还在剖析各种案情,思考执行对策,撰写法律文书,超负荷的工作使他逐渐落下了骨质增生、腰椎间盘突出的疾病,可为了工作,他从未把自己的病痛当回事,疼痛发作时,也就是一粒止痛药。

  晴天以汗水纳凉、雨天用泥水泡脚,于是,老百姓也熟悉了老禹奔波的身影,与他结下了难解之缘,一有什么矛盾纠纷,就手一捋:“走,到法庭找禹法官去”,因此老禹一周七天全是工作日,庭里庭外都是接待室,在他看来老百姓的事就是他自己的事,能及时解决的就立即解决,解决有困难的想方设法也要办好,绝不让当事人空跑一趟。妻子常问他:“工作这么霸蛮为了什么,这个家你还要不要管?”他总是满怀歉疚地说:“老百姓打官司不容易……”。

  长期的法庭工作经验,使老禹越来越多地体会到调解在民事审判中的重要作用。判决能还当事人一个公道,但不一定能使双方心服口服,只有调解,才能使双方当事人心平气和的接受。他办案高调解率的诀窍:一是善于充分利用各种社会调解资源促进调解,二是在矛盾纠纷发生的现场就地开庭。

  如赵某与彭某离婚纠纷一案,彭某曾在一次工伤事故中造成二级伤残,老禹多方斡旋调解,为其追回了22万余元的赔偿款,并将偿款亲手送到了彭某病床前,对此,彭某非常感激。离婚案件受理后,他没有利用彭某对他的信任,简单处理,而是首先充分征求双方的意见,邀请彭某当老师的堂兄和娘家所在村委负责人一起到彭某家里调解,经过大家共同努力,使案件得到圆满解决。

  就地开庭,将纠纷解决在当地,是他办案的又一“法宝”。老禹承办的斫曹乡上斫村原告王某与被告周某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纠纷一案,双方实际上系表兄弟关系,但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就因相邻排水、采光、通行等矛盾积怨,村、乡、县各级数十次调解都无果。后原告起诉,法院判决其建房合法,执行中由斫曹乡政府实地放线打桩,被告仍然阻拦,双方剑拔弩张。法院准备强制执行,80多岁的被告周某以死相要挟。老禹觉得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强制执行成功,但案结事未了,甚至会让矛盾更为激化。为了彻底解决纠纷,老禹卷起自己的铺盖,将“家”安到了当地村委,下定决心“不办好这个案子不回庭”,他深入走访,细细寻找矛盾的根源;20余次上门做当事人的思想工作,耐心细致讲解政策和法律,以情感人,以法服人。经过一个月艰苦细致的工作,最终使双方达成执行和解协议。为防止在实施中再起争端,老禹仍然没有“卷铺盖走人”,他坚持与当地干部一起在现场亲自画图、放线、打桩、挖沟,使案件最终得以彻底的了结。原告紧紧握住老禹的手,感动之情溢于言表:“我拖了二十几年的房子终于可以建了”。该案成功调解,双方当事人时隔二十余年重新以兄弟相称,真正实现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得到了县委、县政府的高度肯定。  

  老禹不但在审判工作中坚持能调则调,他还注重搞好人民协助调解与指导人民调解两块工作的对接和互动。每年3月份,老禹都要在村、乡两级干部会议上为干部群众开办法制讲座;稍有空闲的休息日,他都到村里、组里指导基层组织开展人民调解,走遍了辖区内152个自然村,就具体纠纷进行调解指导220余次;90%以上的村干部他都熟悉,不熟悉的10%是因为换届,而100%的村干部都熟悉他,因为他从不“换届”。

  老禹始终把群众的冷暖放在心间,把群众的小事当成自己的大事,像慈父,像长兄,给他们关心、信心和温暖。2008年9月,禹盛卿同志承办的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一案,原告禹某被19岁的唐某骑摩托车撞成8级伤残,要求赔偿,唐某逃逸。老禹刚接到案卷,禹某就坐在法庭里绝望地哭诉没钱治伤了。考虑到骨伤治疗宜早不宜迟,如果缺钱可能耽搁治疗时机,老禹决定提前开庭。老禹千方百计联系到唐某远在云南打工的父母,说服他们帮儿子承担起赔偿的责任。开庭那天,被告答应赔偿原告各项损失3万元,但一下子凑不齐,老禹就陪被告父母到亲戚朋友那里借了5天钱,才把赔偿费借足,最终使双方签了和解协议。村干部和四邻群众都不由赞叹:“禹法官是真把咱们老百姓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在办啊!”

   在老禹看来,法官的形象不是高不可攀的,而应是具有亲和力的。因此,他从细节着手,从点滴做起,接待来人来访,总是一张笑脸、一杯热茶、一句问候,以温情感人,用道理服人。对矛盾非常尖锐的当事人,他也能以自己的人格品行和不懈努力感召双方,从而化干戈为玉帛。他审理的界岭乡华丰村的一起相邻纠纷,两亲堂兄弟积怨10余年,村乡多次调解无效,却在“不信亲情唤不回”的老禹的三天三夜的现场调解下握手言和。再如他承办的赵某与其儿子赡养纠纷一案,父子俩因赡养等家事闹得二十多年没有来往,如有深仇大恨,村委会、邻里亲友调解未果,赵某多次到法庭寻死。“一家人没有解不开的仇”,老禹怀着真诚为民之心,主动到当事人家调查情况,询问邻里,探明问题症结,并在赵某家召开家庭座谈会,邀请当地调解组织及亲友代表参加,讲清责任是非,道明法律道理,细谈伦理道德,双方当事人被他的真诚打动,在第8次调解时,双方互相反省,互相谅解,最后父子相拥,一个隔阂重重的家庭终于和睦团圆。象这样亲人反目成仇起诉到法庭,经他耐心的调解重新团圆、团聚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

   古人云:“欲不可纵,纵必成灾”。老禹扎根法庭多年,来办案的当事人,总能和他搭上点“关系”,不是找领导拉亲戚,就是托熟人叙朋友,可他顶住种种压力,坚持原则,实事求是,依法公正办案,硬是做到了人情说不倒,权势压不倒,金钱买不倒。有一年,他的表弟带着当事人来到他家送红包,被拒绝后给他取了个“禹石板”的外号。多年来,老禹拒贿金额达5万余元,拒绝请吃、请玩上百次,没有办过一件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纪检部门从来没有收到过当事人对他的举报或反映。在金钱、关系、权势、人情面前,他始终能廉守清贫,乐处寂寞,刚正而不阿,始终能做到坚持立场不妥协,坚守原则不退缩,坚定信念不动摇,经办的每一件案件都经得起历史的检验、经得起社会的拷问、经得起法律的衡量。

  “老牛自知夕阳晚,不用扬鞭自奋蹄”。23载人生岁月无情,23载司法春秋无悔,如今,院里绝大多数与他同龄的同事都离开了审判一线,只有老禹继续扎根法庭,婉谢了院领导安排他到相对闲适庭室的好意,放弃了在县城院机关集资建房的机会,年过55岁,法庭情结依旧,依旧为乡村的人民群众感受法律的温暖痴心不悔,依旧为乡村的和谐稳定夯筑司法保障矢志不渝,依旧以朴实、坚毅的脚步一路执着前行。
责任编辑:邵东县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