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典型出境
宝刀未老心犹热
— —邵东法院申效群同志开展执行清欠工作速记
分享到:
作者:范朝阳  发布时间:2015-11-13 17:10:10 打印 字号: | |

说到邵东法院前些年退了二线、已经临近退休的大家口耳相传的“申院长”,在邵东政法界真还有点“名头”:申效群,男,1956年出生,早年带过兵,打过仗,从部队转业后担任过县司法局长、招商局长、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性情爽直闲不住,行动利索敢“亮剑”,多年以来就是他的“个性化标签”。


年近花甲,本来可以更多在家赋闲含饴弄孙了。但前期法院党组在安排配合县金融清欠工作开展这一专门工作的时候,与会领导一致力主申效群“老帅出征”,想不到,申效群毫不迟疑满口答应了。 “晚霞满天”,还是“晚节不保”,不妨一起去看看。


同事:“躁子牯”赶不上


上午法院党组会把清欠工作重任交给他,下午他就召开了清欠工作紧急部署调度会。第一步,把涉及清欠的案件全部集中到一起。第二步,案件太多,他、就跟小组其他同志一起,一宗案卷一宗案卷的找,一件一件核查、甄别。第三步,带领清欠组,对案件情况通览一遍,逐一琢磨,并按被执行人的户籍地分文别类列出详表。“踢开头三脚”后,为了加快进度,他就牺牲中午及周末的休息时间,根据案卷材料,对被执行人的基本情况进行了细致补充,做出来一个以被执行人户籍地为中心的走访调查被执行人财产状况表和工作组的“行军布阵图”。


此后每天,七点半不到,他就吃完早餐来办公室了。之后就是风雨无阻,走村串户,一步一个脚印的对被执行人的情况进行摸底并登门做工作。去双凤乡摸底被执行人基本情况的那天中午,大家饥肠辘辘,都建议先回去吃饭,下午再来。申效群说,双凤是个“重灾区”,案子多,连日辛苦,大家的心情我都理解,但是一回一来,耗时太多,我们就在附近的小商店买点东西填饱肚子,再继续去摸底调查。说完,他就随便找了附近一家商店,讨论者他谑称的“有营养的骨头案”,就着饼干熟食矿泉水,和大家在田埂上吃得有滋有味。


当事人:老关系“扳不弯”


又是一个饼干就凉水的中午:他带着清欠组将一个被执行人谢某带到了法院办公室,依法对其做了问话笔录。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谢某,瞅空在电话里以筹钱的名义联系了一位久涉官场的亲戚。不久,这位不速之客来到法院,发现主办人申效群这位以前的老战友、老同事,谢某的亲戚喜上眉梢,以为“有路子了”。经过办公室五分钟的“倾心之谈”,结果出人意料,谢某的亲戚反过来做谢某的工作,配合谢某当天履行了全部义务。临走时,内心其实还有些不甘的谢某的亲戚有点无奈的说:“打了多年交道,申院长啊,实际还是难打交道”。


领导和同事们注意到:自接手清欠案件以来,申效群有意识的减少了原本正常的人际交往,即便以前的老同事、老战友、老部属请他吃饭、喝茶、划上几拳,他都婉言拒绝。分管执行的姜副院长这样评价:“多年嗜好都戒了,不容易啊!”


儿子:低血糖吓不怕


为清欠大局,年近花甲却毅然出山,重赴执行一线,每天最早一个上班,最后一个下班,为做通工作,磨破嘴、跑断腿,工作负荷可想而知。有次为尽早下乡办案,申效群连早餐都顾不上吃,六点多就在办公室准备相关办案所需材料。等执行局的同志陆续上班,才发现他因血糖过低,已经晕倒在办公桌前。儿子赶到法院办公室,看到父亲如此玩命,哽咽着埋怨:“爸,退居二线的人了,图什么?”老院长动情的说:“崽啊,爸爸工作大半辈子,离开了工作,我又干什么?”


一个“图什么”,一个“干什么”,让办公室同事无不动容。短暂的休息后,他又拿着一叠案卷,执意带着清欠组的同志们,下乡去了。留给儿子的,是他高大瘦削的背影,和后脑新添的几许华发。


自侃:“牛脑壳”难不倒


清欠组所涉案件的被执行人,几乎都是历经几任执行法官穷尽执行措施执行过的,被执行人基本上都是“人无影,财无踪”。怎么办?在认真细致研究过案件后,对于以前留有被执行人联系方式的,他总要一一打过去核查落实。清欠组的年轻小伙小黄见此情形,嘀咕一句:“号码都好久了”。申效群一怔,语重心长的说:“有一丝希望,就尽力去做,老案老办法,还得勤动手、勤动嘴、勤动腿。”最终,打通电话的相当部分被执行人经做工作,居然主动来到了法院,履行了还款义务。对那些打通电话而一直未见的被执行人,他则耐心地给他们发短信,晓以利害,敦促他们积极履行义务。一条条长短不一的短信,饱含了他对工作的热情负责,更是执行方式的人性化创新。之后他定期主持工作小结及重点案件分析,集思广益,产生了很好的执行效果。


数据:样样“粘手”分不开


通过申效群带领工作班子废寝忘食的工作,苦战300余昼夜,现共收回欠款182.3542万元,查询银行帐号6000次,诉前财产保全冻结资金516.1027万元,协助收回财产保全案欠款320.977万元,拘留被执行人10余人,先期已移送县经侦大队网上追逃案件11件,查封房屋40多栋,已进行评估拍卖的房屋10栋,上门催收欠款户800多户,执结案件近100件。


对着这些数据,办公室里刚取下老花镜的申效群有些欣慰。还是小黄,去财务室替他领取法袍回来,在他面前试穿,彼此取笑。申效群突然有点肃然:“老子牯,新法袍,还穿得几回?世界是你们年轻人的!”


“也是你老子牯的!”办公室的年轻小伙们齐齐崭崭,异口同声。


 


 

 
来源:办公室
责任编辑:admin